Tag标签
  • 传统
  • 图文
  • 卡片
全部文章

园林记载片观后感

  

园林记载片观后感

  

园林记载片观后感

  即使生活在大地上的人们也不可遏制的仰望星空,在园林中梦桥花鸟的点点滴滴,都属于大自然的缩影。大自然的美好在他们身上也得以完美诠释。从平实中挖掘本质的美,从大自然中搜索朴实的传统。墙里开花墙外香,正是导演所传达的意图。

  匠人A四肢匍匐着,顶着风雪,寒冷从四肢升起,还未及躯体。腿臂尚能活动,就不停止。喉咙似是外物,任凭疼痛难忍,只是自顾自地呼吸便可。雪骤了又停,天色渐渐晴朗,看得见群星。可离山巅还有段路途,明月就镶在那里。

  再往上就没有登山道,以A的身体情况,不可能走到山顶,我们商议着明天一早护送A下山,免得他出什么意外。

  匠人A邀我们同行,才知他同友人有约在先,不打理好为新园准备的盆栽,都不剪发,如今新园落成,正要赴约。等与友人相见,自己一头长发中夹着灰白,友人却一头清爽的短发。匠人A打趣说友人小信,心里大概是不在乎的,分别之后就去剪了头。

  我们亲眼见过A为柏树整型的样子,用斧头劈开主干,不甚满意的,再拿手撕裂两下,这是刚到的新木欠摧残。有即将成型的,用老虎钳紧着铁丝,把一根枝压下去再压下去,压得弯曲紧绷将折未折,或者折了才好。亦或随意路过,见几片新叶不对,直接揪去,七上八下敏捷有力,全然不见怜惜。

  《园林》是一部由金明哲导演的纪录片,通过讲故事的 方式,具象表达园林里的慢生活。网友们对这部影片的评价也是各有不同,一起来看看吧!

  温室里的柏树没有经历过自然,所以要人为的去摧残,才能让它奇,让它怪,让它有姿态,有形势,有气韵,有雅意。而这些自然的玉山圆柏,没有人为的矫揉造作,但却用最完美的造型做出最有力的倾诉。你可以从中看到痛苦,扭曲,顽强,嘲弄,那是什么呢?那是生命。你们以为我做盆景的手法已经很残酷了,可与这些圆柏比较,我不过是在玩弄而已。而那些所谓的雅、势、禅也不过是自以为是的附会。我错了,我一辈子都错了,所以我要去亲眼看看,不然一辈子都不可能再做盆景了。

  初见匠人A的时候,他正要出门。看他顶上乱长的头发,我们心里疑惑。这个年过五旬,带着泥土气息的盆景匠人,还和城市里玩艺术的小年轻一样?

  匠人A擅用柏树造型,因柏躯白似岩,而叶长青,天然带着山的峥嵘和树的生气,生命力又顽强,是再好不过的素材。匠人A自创了用白蚁来侵蚀树干的造型法,能模拟自然的风蚀,速度却是自然的几倍,很是得意。一颗柏树想要成型,少说也要三五年的,期间经历修整之严酷,外行恐难以想象,刀劈斧砍,折叶拗枝,铁丝定型,加之A自创的白蚁噬身,恐怕能用在人身上骇人听闻的酷刑也不过如此,也只有柏树这样万折不死的秉性,才能耐得住这样的折磨,才能成大势大形。

  匠人A给我们翻开一本影集,进入今天的正题,那本影集上是台湾玉山的野生圆柏。初见的我们都不禁惊叹,奇伟瑰怪、野性豪放,这样说出来恐不能形容这些玉山圆柏姿态之万一,不如想象达利画作中那些扭曲的超现实事物,不,倒不如说是达利偷师了这些肆意扭曲、虬结的柏树,才画出那些诡吊的画作。可怕的张扬,怪异的坚挺,扭曲着像被缚的拉奥孔在诉说无声的痛苦,挣扎着像从神曲地狱中爬出的树人!圆柏那岩石般苍白的躯干将这些苦难永恒定格,光从照片中,就能感受到玉山上狂风寒雪的严酷。风将柏树吹倒了又折断,雨水渗进树干再冻裂。然而,然而每一株圆柏的顶上竟然都有片片青绿,它们还活着,还能嘲弄着自然的伟力!

  (原谅我在这里引了三个西方艺术,实属鄙人粗陋,没有涉猎过中国艺术中表现痛苦扭曲的作品。)

  今天三刷了还记得当时它刚出来的时候我读高中,当时特别兴奋特别期待。一刷的时候觉得很棒!园子特别漂亮特别美!故事特别有趣!二刷的时候(大学开学前),仿佛发现了一些不一样的地方,关注的不仅仅只是园林视觉效果了,还有这个纪录片想要传递的效果。到了三刷,读了园林两年之后,发现其实它讲述的内容、讲述的方式、讲述的方面和我现在所理解的园林,和我想要从中所得到的关于园林的东西,还是有些差距的。特别是片中出现的一些错漏,让我觉得有些遗憾。

  你们以为我睡着了吗,你们以为我不行了吗。是的,也许我快要死了,这样回去,我和死了还有什么分别呢。白天的时候我觉得呼吸困难,我(从容网能感觉到喉咙里肿瘤在变大在燃烧,像一团荆棘一样扼住了我的咽喉。那是谁说的,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就算我死了。

  匠人A的背上除了新树,还多了一罐氧气瓶,瞒过了所有人,迎着风雪向山巅前行。

  我们翻阅着影集,额头上见了汗,匠人A说他要亲自上玉山,亲眼看看这些怪柏,他的眼里放着寒光,他的要求不容置疑,像是决了死意。匠人A是得了喉癌的,平时就有难以呼吸的症状,莫说要爬上海拔将近4000米的玉山。

  匠人A不出百米便气喘起来,A走得艰难,步步都在喘息,气管像是闭塞住一样,每次呼吸都发出痛苦的声音。起初还能缓行,随着海拔升高,氧气逐渐稀薄,匠人A的脸色似不对劲,往往五步一歇,后来三步一歇。我们提议为A分担,只有那株柏树他要自己背着,不肯交给我们。他嘴上不停,说自己难受,声音渐渐难分辨,可是还在走着。海拔越高,树越稀少,渐渐山道旁似乎只剩下了柏树,不过这还不是此行的目的,真正的怪柏在更高的山巅,山上下起了雪,登山更加艰难了,A踏着碎银步步向上,蹒跚摇晃,下一步就像是要倒下一般,却又不曾摔倒。风雪声盖过了他的喘息,他行进得同山一样安静,道旁的树颠积起了雪,而他背上的那株新树却因为他的体温依旧翠绿。傍晚时分,终于抵达了山腰的休息站,他栽倒在卧榻上,用嘶哑的声音说他喘不过气,身上开始发冷。随行队医为他输氧,他终于好转,沉沉睡去。

  第二日,搜救的人在山巅怪柏发现了他的遗体,他攀到了怪柏的树颠,安息在了那里,那株新树就翻倒在他身旁,依旧翠绿。

  但是我觉得,大家看这个纪录片的初衷,也不过是想要看看我们的园林,看看我们心中认为的园林而已吧!

  该片运用板块叙事的方式通过梦桥花鸟盆景展开,多角度地讲述了城市逐渐吞噬自然多元化充斥城市空间以及中国传统文化与西方文化相交融的故事。不同于线性叙事,该类叙事方式更具时空开阔,具有普遍价值。该片大量使用了解说词加字幕的形式用于解释画面。与此同时纪录片中出现的主人公对画面的口头叙述,也使该片更加真实可信,它所传达的浓厚情感更加有利于观众引起共鸣。本文将从人物,文化,艺术特色三个方面论述该片。

  这是多么寒冷的夜啊,这是多么凌冽的风,那些怪柏就是在这里活了下来,活成了奇迹啊,我来了,我就要来了。

  本就没有路,雪夜漆黑中,只要摸着山势往上即可。怪柏在哪里啊,等天亮日出就能看见吧!

  数日后准备妥当,匠人A带着一株新柏上路,这是他新近要调教的作品,想要靠它把玉山圆柏的灵魂带回来。

  自然,见证着历史的穿梭注视着春夏秋冬的轮回往复,孕育着花开花落,小桥流水,在自然中领略生命奏响的乐章,在自然中传达古老的东方禅意。导演马静和冯雷通过《园林》探寻自然界的鬼斧神工,透过诗意话的语调讲述文化交融,文化碰撞,诠释着一幅又一幅瑰丽的画卷。

上一篇:

下一篇:

本站文章于2019-10-27 18:04,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园林记载片观后感
 快乐十分app官网 阿里彩票 送彩金的彩票app 玖亿彩票 韩国1.5分彩 uc彩票 广东快乐10分官网 大通彩票网 十大正规网投平台 财神8彩票官网